把男性当成「厌女」、「母猪教徒」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但二元对立不是让双方互相理解的方法,让我们一起站在对方的脉络上,听听男性的想法。

文|励馨基金会教育专员 庄泰富

究竟是性别平权?抑或是双重标準?

在美商工作的小翰是大家眼中的乡民,平日上班搭捷运时就逛 PTT 的八卦版,一看到母猪教的文章就会一起推文「母猪母猪,夜里哭哭」的推文(注一)。他觉得跟一群网友一起推文「母猪母猪、夜里哭哭」,就跟一群好友在酒吧喝酒讲自己女友的坏话一样,是正常的事情。

但他知道什幺话可以对谁说,不能对谁说,小翰认为「谁会那幺白目在现实生活中指着一名女性说对方是母猪?就跟女生姊妹淘约出门时也是会说男友坏话一样啊,大多数的人都知道什幺干话可以对谁说,什幺不行。母猪教就是干话,我是觉得讲性别歧视太扯了。」

【性别问答】男人真心话:把我当母猪教徒很简单,但我有我的心痛
图片来源|Pxhere

对小翰来说母猪教就是男生讲干话的一种选择,他认为讲干话就是一种生活抒压的方式;如果要拉高到性别平等的层次,那就要以同样的标準去看待任何事物,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是「女权自助餐」,只挑选自己在乎的议题讲,而不是全盘接受。

在访谈的过程中,小翰透露的其实就是部分男性对于「女权自助餐」的最常见到的争议-双重标準。双重标準不仅仅只影响在个人层次上面,在社会层次上面,人们也会拿着放大镜去检视双重标準。而最常在「女权自助餐」中讨论的双重标準议题之一,就是「同工不同酬」的概念。

同工不同酬?或是不同工不同酬?

在工厂工作的小福曾经很认同女性主义者的平等信念,但女权主义者们却也是伤他最深的一群人,不能透露职业的他,曾经在几次的调薪事件中,因男生跟女生调薪的薪资幅度不一样而被部分女权主义者们抗议而受伤。

过去劳工安全卫生法第 21 条列下许多女工工作之限制,譬如女性不得在坑内工作、一定重量以上之重物处理工作或其他经中央主管机关规定之危险性或有害性之工作。

在法规更改前,所有的公司都必须要符合劳安法的规定 ,而 21、22 条规範了女性与妊娠中女性的工作规範,在规範之下,工厂中的女性与男性的工作职务是完全不同的,因此他们的工作职务不同。

部分女权主义者们,他们单纯的只看到男女薪资调涨的不同,就认定该工厂「同工不同酬」违反性别平等的精神,进而攻击小福的工厂,甚至号召许多乡民们联合抵制该工厂,造成小福工厂被抽单,影响其他工人的生计。(推荐阅读:同工不同酬有差吗?听脱口秀主持人妙答)

对小福来说,因女性与男性的工作职务不同、给予不同的调薪幅度是正常的,并且也是完全符合劳基法与性平法的。但因着这些女权主义者们的抗议进而影响到工人生计,让他开始怀疑起女性主义者的平等信念,究竟是真的性别平等吗?

【性别问答】男人真心话:把我当母猪教徒很简单,但我有我的心痛
图片|来源

103 年,原本劳工安全卫生法的 21、22 条的女性劳工就业权益与母性保护的冲突,在 CEDAW 的建议下修改为「职业安全卫生法」,并删除原本 21 条女性劳工就业的限制。

也就是说,从 63 年就公布的劳工安全卫生法到 103 年新制的职业安全卫生法的这四十年间,女性就业确实是被限制住的,若我们去脉络化的看待男女加薪的标準进而批判对方,不仅有失公允,更有可能推离那些原本认同性别平等的人。(注二)

去脉络化地诠释他人的行为动机

小铜是个 ACG (注三)网路绘师,他在网路上看到有人分享性别议题,引起他的兴趣,而在接触女性主义的过程中,他看见女性主义者很常使用的「公平与正义」的图片,进而引发自己的创作。

【性别问答】男人真心话:把我当母猪教徒很简单,但我有我的心痛
女性主义很常使用的「公平与正义」的图。
图片|作者提供

【性别问答】男人真心话:把我当母猪教徒很简单,但我有我的心痛
小铜的创作,标题为「因为先天条件的不同,所以人类很难真正的公平;比起追求极致的平等,各取所需更为重要。」
图片|作者提供

这个创作其实是小铜要去玩一个 ACG 界的梗,在 ACG 界中,绅士(biàn tài)一词并不是褒义,相反的绅士一词其实是个贬义,指的其实就是在动漫游戏中的高级变态。因此绅士风度在 ACG 产业中,理解成「变态风度」是更符合小铜的创作理念与脉络的。

【性别问答】男人真心话:把我当母猪教徒很简单,但我有我的心痛
对于小铜创作时,部分女性主义支持者的批评
图片|作者提供

根据 2011 年行政院的统计,生理男性与生理女性的平均身高差为 13 公分,在这个脉络底下,女性主义支持者们的不舒服可能是真实的,他们认为女性能力不比男性差,不需要製作一张「突显性别差异」的图来强调女性的身高。

但是小铜当初的创作理念其实是奠基在「所谓的公平,就是让每个人都能够各取所需」这个脉络上,玩弄的一个 ACG 界的「绅士」梗。

去脉络地随意诠释他人的行为动机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小福跟小铜在社群媒体发达的这个世代中,绝对不只是单一个案,性别平等若要让更多男性加入,那幺站在他人立场,理解对方脉络就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推荐阅读:母猪与公猪对话:为什幺我们习惯丑化对方的性别?)

小结

励馨在三十年的直接服务过程中,从雏妓到性剥削的少女、从家暴到性侵的女性,都跟她们站在一起,看见她们的需求。而这些经验让我们知道要推动性别平等的过程中,设身处地站在他人的立场换位思考是件重要的事情。

把男性当成「厌女」、「母猪教徒」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但这样的二元对立并没有办法推动男性加入性别平等的行列,若要让更多的男性认同性别理念,那幺站在对方脉络上,看见他们对于当今社会的看法与想法便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